歡迎來到歡悅時代! | 登錄 | 注冊
歡悅時代 >> 現代言情 >> 總裁逼婚:愛妻束手就擒

第20章 霸道的男人

書名:總裁逼婚:愛妻束手就擒 作者:溫煦依依 本章字數:4258 更新時間:2016-08-25 16:30

“好。”靜雅干脆的答應,想到他擅作主張毀她名節,她就覺得這個面是必須要見的!

二十分鐘后,她趕到了西御咖啡廳,第一次和葉北城面對面溝通的地方。

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來,一邊等著葉北城的到來,一邊思忖著他為什么要對外宣稱她懷孕了,這種話,說出來能聽嗎?!

“不好意思,路上堵車了。”

正垂首糾結著答案,低沉而帶有磁性的嗓音驀然間傳入耳中,她突兀的抬頭,瞥到了一張顛倒眾生的臉。

“為什么說我懷孕了?”

開門見山的質問,代替了原本該有的問候。葉北城盯著俞靜雅一臉的不悅,很真誠的解釋:“如果不那么說,結婚就不會容易。”

“不容易就不要結了。”她郁悶的打斷。

葉北城蹩眉,提醒她:“我有問過你想清楚沒有,是你自己點的頭。”

“……”她是點了頭,可是——

“那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不經我同意說我懷孕了啊?這可是關乎到我的名節問題!”

狹長的眸瞳慵懶的移向窗外的流光溢彩,葉北城再次提醒:“我也說過讓你做好心理準備,并且提醒你有得必有失。”

“……”真是無語了。

“提醒,提醒,你當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啊?我怎么知道你提醒的是什么意思?”

葉北城雙眸透著玩味,促狹的笑道:“原來你這么傳統,接受不了未婚先孕嗎?”

“不是接受不了。”她眉頭緊鎖,一副抓狂的表情:“我的名節毀了就毀了,這不是最嚴重的問題……”

“那最嚴重的問題是什么?”對面的男人緊接著問。

“最嚴重的問題是……”俞靜雅切齒:“你現在大肆宣揚的說我懷孕了,到時候你怎么收場?”

郁悶的抓起桌上的咖啡猛灌了一口,葉北城盯著她焦慮的表情,坦然道:“造個人出來不就行了。”

噗……

還沒來得及咽下的咖啡毫無預兆的噴了出來,不偏不歪的全噴在了葉北城純白的西裝上。

“為什么噴我?”葉北城身體僵硬,一張俊美的臉龐滴水成冰。

俞靜雅慌忙站起身,尷尬的抽出紙巾替他擦拭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兩人近距離的對視,他伸出手掌擋住臉龐,蹩眉道:“別再把口水噴我臉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正愁著找不到合適的話題打破尷尬,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隨即響起,葉北城看了看號碼,沒來由的按下了拒絕。

俯首用紙巾擦拭身上的污漬,被拒絕的號碼再次打過來,他仍然沒有接聽,于是勾起了某人的好奇——

“誰啊?”俞靜雅諾諾的問。

“家里的電話。”葉北城坦言。

有一瞬間的呆愣,但很快她就頓悟:“你家人要對你興師問罪了嗎?”

“應該是吧。”

“哇……”雙手重疊捂住嘴巴,她同情的望著他:“你完蛋了。”

雖然眼神是同情的,但語氣卻充滿了幸災樂禍,葉北城停止手上的動作,瞇眼瞪向她,譴責的話還沒說出口,就見她利索的站起身——

“時間不早了,我得趕緊回家!”那廝知道說錯了話,很時務的逃之夭夭。

凝視著她漸漸消失的背影,葉北城苦笑了笑,看著長得溫順可人,想必將來也不是盞省油的燈。

他脫下已經被玷污的西裝外套,步伐沉穩的離開了咖啡館,接下來該是面對暴風雨的時候了……

地處本市最黃金的地段,無論是風景還是環境都屬上乘,葉家的大宅氣勢磅礴中透著不容人接近的威嚴,門前兩頭石獅活靈活現,結合現代與古代的構建理念,在亦古亦今中體現著他們的與眾不同。

有錢有勢的人有很多,葉氏家族在幾輩人的眼里,無論是論權勢或是論財富,永遠都可望而不可及。

葉北城停了車,看了看腕上的勞力士,九點三十八分,二小時內他別想走出這扇門。

進去容易出來難,這也是他一直獨居的直接原因。

按響了門鈴,開門的是何柔的父親施定海,他多年如一日沉穩內斂的聲音:“少爺,回來了。”

葉北城點頭,輕聲問:“海叔,最近身體可好?”

“我很好,快進去吧,老爺和太太等著你呢。”施定海提醒他。

穿過長長的走廊,耳邊縈繞著行云流水的聲音,四周一片寂靜,祥和的仿佛可以凈化人的心靈,但他知道,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。

寬敞明亮的大廳里,一張歐式沙發上坐著兩個面容陰晦的人,一個是葉北城脾氣火爆的父親葉國賢,另一個則是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母親竇華月。

“爸,媽。”葉北城走近,面容鎮定的看不出一絲緊張。

啪——

竇華月狠狠的手里緊握的一張報紙拍在水晶茶幾上,憤怒的質問:“不經任何人允許,執意要娶的女人,就是她嗎?”

葉北城深邃的雙眸不經意的一撇,就看到了俞靜雅被人采訪的畫面,頭發顯得有些凌亂,臉上是震驚加困惑的表情,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放大的標題上,赫然寫著:“灰姑娘與王子的童話,在葉氏第四代身上傳奇演繹。”

“是。”他鏗鏘有力的回答,目光微垂。

竇華月抓起報紙走到他面前,手指顫抖的指著俞靜雅的照片,“像話嗎?恩?這像話嗎?連最基本的形象都沒有,你是存心想讓葉家難堪嗎?”

葉北城接過報紙,仔細研究了數秒,玩味的說:“這記者真不會拍照,她本人比報紙上漂亮多了。”

啪……

話音剛落,葉國賢一記重重的耳光甩了過來,他雖然脾氣火爆,卻是頭一回打兒子,以前不管北城如何為所欲為,他都是睜只眼閉只眼,放任他按自己的思路過自己的人生,可是今天他實在是惱透了,知子莫如父,兒子為什么會突然宣布結婚,這其中的緣由他心知肚明——

“因為楊芊雪是嗎?”葉國賢冷冽訓斥:“你到底還要為了她荒唐到什么程度?”

左邊的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痛,但也不及心里的十分之一。

葉北城抬起冰冷的雙眸,漠然道:“不因為任何人,如果你執意如此認為,也可以。”

只要提及她,他總是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。

“就算你想結婚,也可以挑個像樣一點的,為什么要挑這么一個女人?”

竇華月凝視著兒子微腫的臉頰,目光掩飾不住的心疼,但語氣仍然是無法接受的憤慨。

“她哪里不像樣了?”葉北城反問。

“首先不論她的人怎么樣,光是她那個家庭你認為像樣嗎?”竇華月嚴詞質問,他愣了愣,想到俞靜雅確實是因為家庭的原因才會想和他結婚,一時間無從回答。

“難道你都要和她結婚了,還不知道她的家庭情況嗎?”北城的沉默看在母親眼里,誤會成了他并不知情。

“她的家庭怎樣和她本人無關,長在庭院里的花是花,長在庭院外的花就不是花了嗎?”

看來俞靜雅的情況他們已經查的一清二楚,否則不會知道她有一個不堪的家庭。

呵……竇華月冷笑:“一個二十八歲還沒嫁出去的女人,就算是花,也是一朵罌粟花,因為周身毒氣太重,所以才無人敢采摘,只有你腦子不清醒,盲目的送死!”

“夠了。”葉國賢打斷:“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?這個逆子已經把事情宣揚的一發不可收拾!他就是抓住了葉家的軟肋,才敢肆無忌憚的在公司百年慶典上宣布婚事,他的眼里哪里還有我們這些長輩,不尊重我們沒關系,看你怎么跟你爺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驟然響起,竇華月蹩眉走向話機旁,煩燥的拿起話筒:“喂?誰啊?”

一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的聲音,她態度立馬變得敬意十足:“哦,爸呀,這么晚了您老怎么還打電話過來?”

葉國賢用手指了指兒子,示意他好自為之,自小他便除了爺爺葉之山,沒人能約束得了。

“叫北城聽電話嗎?”竇華月重復了一遍,確定她沒聽錯后,把話筒遞給了葉北城。

“喂,爺爺,我是北城。”他接過電話,清了清嗓子,等著新一輪的質問。

“是的,那些報道不是緋聞,我確實要娶那個女人。”

“因為……我愛她。”

葉國賢和妻子同時震驚的抬起頭,盡管他們都知道這是謊話,卻還是受到了不小的沖擊,不到萬不得已,北城絕不會騙他爺爺,到底是因為什么?讓他鐵了心要娶那個女人?

理由可以有千萬種,但唯有一點不可能,絕不是因為愛。

“那個女人給你下了什么蠱惑?竟然連你爺爺也敢騙!”

葉北城剛掛了電話,身后便傳來母親怒不可遏的咆哮聲。

他轉過身,正面直視著父母,無比清醒的坦言:“我已經三十歲,是一個成年人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請你們不要再干涉我的決定。”

“混帳,你想氣死我們是不是?!”葉國賢鐵青著臉,血壓又開始上升,站在一旁的竇華月慌忙拿起桌邊的一瓶藥,倒出幾粒塞進了他嘴里。

長長的吁出一口氣,葉北城走到父親身邊坐下,“爸,你既然已經在媒體面前宣布不會反對,就說明心里明白這是既定的事實,既然是板上定釘的事,你現在又何必大動肝火?

“你……”葉國賢被他戳中了要害,切齒的說不出一句話。

竇華月怕丈夫血壓又上升,趕忙安撫他:“別生氣,別生氣……”

她把視線移向兒子,冷笑道:“好,既然你執意要娶一個我們都不認可的女人,我倒要看看,她在這個家能堅持多久!”

母親的言外之意葉北城再清楚不過,他站起身,丟下一句:“結婚后,我們還是住外面。”

“你休想!”竇華月冷冷的說:“你把婚姻當兒戲我們可以由著你,但你們婚后住哪里這個問題,我和你爸絕不會再妥協!”

停下步伐,他笑著轉身:“不妥協就不妥協吧,你們越是對她不好,我就越是對她好。”

“北城!!”憤怒的咆哮沒有挽留住他的步伐,出了葉家的大宅,他面色沉重的走到車旁,正欲拉開車門——

“哥……”甜美的聲音至身后傳來,葉北城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。

葉夢瑤一蹦三跳的跑到他面前,撒嬌的抓住他的胳膊,用力搖晃:“聽說你要結婚了是真的嗎?”

“大人的事小孩子別問。”他盯著妹妹緊蹩的眉頭,輕聲訓斥。

“誰是小孩子啊?我都十八了!你跟我進去,我一定要知道你給我找的什么嫂嫂!”

葉北城掙脫她的雙手,疲憊的說:“別鬧了,哥還有事。”

“不行,你今天要是不說清楚,我就不讓你走!”公主的脾氣一上來,任性的讓人頭疼。

“改天吧,今天沒心情。”他用力甩開她的手,拉開車門坐進去,哧一聲發動引擎揚長而去……

他只是想用婚姻的枷鎖來逼自己走出感情的死角,早在答應俞靜雅的那一刻,就預料到了今天的干戈,只因為她是普通的女人,他卻不是普通的男人。

心里莫名的煩燥,葉北城學著父親的口氣質問自己:“你到底還要為了她荒唐到什么程度?”

突然間的心痛,他自問自答:“為了她,可以放棄所有。”

……

迷茫的夜晚,還有一個人同樣輾轉難眠,俞靜雅躺在床上,反復的思考著,葉北城今晚面對家人的攻擊,會不會真的完蛋?

那一次陪他參加宴會,偷聽了他和另一個女人的談話,她很清楚比起她的家庭,他的壓力絕對山大……

她俞靜雅的人生沒人會干涉,可他不一樣,他是一個連結婚都會被媒體競相報道引起一方轟動的男人。

思忖間,枕邊的手機突兀的響起,她疑惑的拿到手一看,竟然想曹操他就到。

“喂,你怎樣了?”她小心翼翼的詢問,心里不時的替他捏把汗。

“出來說。”葉北城簡單的回了三個字。

“啊?出來?什么意思?”俞靜雅有些摸不著頭緒。

“我在你家門口。”

“……”使勁的咽了咽口水,她壓低嗓音為難的說:“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說不行嗎?”

都已經接近十一點,這個時候她要是出去了,她還能進的來嗎?!

“不行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我心情不好。”

葉北城給俞靜雅的印象一直都挺溫文儒雅,這是第一次,覺得他其實挺霸道。

“你有沒有搞錯,你心情不好,你也得顧慮我是否方便吧?你也知道……”

她話沒說完,立刻被某人打斷:“給你五分鐘時間準備,過期不候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全本榜TOP

經紀人排行TOP

IP指數榜TOP

點擊榜TOP

連載人氣榜TOP

書籍打賞

打賞金幣:

10金幣 20金幣 50金幣 100金幣 200金幣 500金幣

評論:

刪 除

你確定刪除操作嗎?
確 定 取 消

刪 除

你確定刪除這些記錄嗎?
確 定 取 消
安徽快3怎么预测大小单双
潮州体育彩票官网 白小姐二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欧洲即时赔率 经典四人麻将下载 南京麻将app大全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时时彩玩法介绍 河北20选5 乒乓球规则 2017年救世透码